图文漫谈 Stories
若尔盖进行曲·草原奇遇记
2018年07月05日

成都最近动不动就一场大雨,雨季来了,这是高原最绚烂的季节,万物繁衍生息,把积攒了一年甚至一生的活力都尽数释放在蓝天白云之下、绿草之上。

夏季也是在高原跑野外的好时节,我们的小分队上周便一路向北,从成都平原上到了青藏高原的东部边缘——若尔盖。所幸两个初上若尔盖的小队员没出现高反(若尔盖的平均海拔达3400米,也就比拉萨低两百来米),路途遥远,可也兴致盎然。在若尔盖的三天,除了每天必定不定时来一场雨,若尔盖还是很慷慨地赠予了我们丰厚的体验。

高原鼠兔 Ochotona curzoniae

公路两旁就是草原、牧民和牛群,电线杆、水泥柱则是鸟儿们偏爱的歇脚处。鼠兔、旱獭什么的,不是在开会就是在远处观望着我们,草地上还有成群的棕头鸥,没见过鼠兔的某些人瞬间觉得幸福来得太快,“这种小可爱,怎么可以被吃掉呢?”没办法,它们的命运是生态位决定的。在若尔盖,要有很多很多的鼠兔,才能喂饱狼啊、豺啊,还有藏狐恩公啊。


Day 1

第一天,我们当然是直奔水鸟众多的花湖湿地景区。

高山兀鹫 Gyps himalayensis

路上遇到的第一群高原主人是四只高山兀鹫,它们正在分食一头小牦牛,美滋滋的一顿早午餐。


接着,远远地看到了恩公,在小山后面露出方脸,想必已等候多时,可人家出来打了个照面就眸也不回地下山回家了。


长嘴百灵 Melanocorypha maxima

棕头鸥 Larus brunnicephalus

黑颈鹤 Grus nigricollis


夏季的花湖,逐渐水草丰美起来,这里是湿地鸟类的小天堂,有不少游客慕名来此观鸟。春季从南方回来的黑颈鹤已经带着宝宝出巢了,带孩子的黑颈鹤离人行道都比较远,一不小心,它们就走到水草更深处,从我们视野里消失。

大鵟 Buteo hemilasius

锐果鸢尾 Iris goniocarpa 

相比平坦的湿地,山头坡地的植物多样性更丰富,长得也更健美些。大鵟也住在山坡上的石崖边,发现我们前往后,特意鹰击长空,可能也是有等待出巢的宝宝,想用调虎离山之计把我们这群“坏人”引开。我爬到大鵟隔壁的一个小山头上,俯视完队友后,发现地上随风摇曳的紫色小鸢尾,慨叹生命的高度,留下了感动的泪水(被风吹的)。


Day 2

为了试试能不能遇到个头更大的家伙(当然不是牦牛、马匹、羊和藏獒),我们次日清晨便出发,踏上荒野寻兽之路(支个改掉晚睡晚去毛病的小招:出野外)。

车开入一条山谷,鼠兔们被引擎声惊得纷纷窜回洞里,稍远处的山上可以看到两只旱獭互相推搡,像是在打架。此时,太阳还未完全升起,山谷里的坡地被山的阴影笼罩,我们环视一周,没有看到其它动物在活动。

正打算回去,同去的小伙伴指着远方,突然冒出一句“那是条狗吗?”,大神拿起望远镜,只看了一眼,“是狼!”,他惊喜而小心翼翼地叫道。

晨光熹微,这头狼正在山上掏鼠兔的洞,也许它已经捕了一晚上的猎,吃饱后还想带点东西回家。

然而惊喜还不只这样,眼见着那头狼下了山,一点点向我们进入山谷的方向走去。大神反应最快,把望远镜一扔,“突突”两下发动车子,调转车头就向狼的方向追去。

它正下山向山谷对面走去,但见我们横在路中,狼开始向山谷外跑,它的警惕性未免太高,我们想给他拍个证件照,可车子一熄火它就开始跑,我们一发动它又停下观察我们。我们就这样与狼并排跑了上百米,而且狼离车子最近的距离可能不到十米!

 Canis lupus


正正好好,狼跑到了阳光下,我们连忙抓拍到了它张嘴的一瞬间。

抑制住狂跳的心,我们目送这头狼越跑越远。阅狼数头的大神说,这是他第一次离狼这么近,这算是一头漂亮的狼,至少这是一头没有饿得皮包骨头的狼。我亲爱的小伙伴依然觉得幸福来得太突然,无以言表。

没想到更加猛烈的幸福在十多公里外等着我们。那是回程的路上,我们鬼使神差开到一片采石场废墟附近,在车头前偶遇了一头小狼崽子!可人家一见到我们就躲到石碓中去了,看来是头机警的、定有作为的小狼,都没机会留下它的全身照。

小狼的侧颜杀,正颜下次见


早上看到的兽类鼓舞了我们一个白天,下午还想在保护区内爬山找找红花绿绒蒿,顺利到了山腰,可一场雨说来就来,也罢,天色又不早了,遂收工回城。只是在雨里暴露了几分钟,厚厚的牛仔裤都湿透了,外套就只是在表面挂了雨珠,早知道就把安迪的裤子也穿上呀。

安迪维特的迷彩服下次出门一定要成套穿

颠簸在泥泞的土路上,眼睛仍然不放过窗外可能出现的新东西,大概是走火入魔了,心中念叨着差一点就看到的绿绒蒿,差点把路边的褐毛垂头菊都看错。

褐毛垂头菊 Cremanthodium brunneopilosum

晚上雨停后,想打打气再去夜观一下,而若尔盖的某段马路可能觉得我们碾压它的次数太多了,于是乎,让我们爆胎了,多亏交警叔叔帮忙,我们才不至于大半夜还在马路上换备胎。

Day 3

下午可算在大雨又来之前,见到了山上的红花绿绒蒿。风雨来临前,灌丛中零零散散的红花绿绒蒿就像小红旗一样飘扬在在空中,招徕我们走上去。

红花绿绒蒿 Meconopsis punicea

绿绒蒿给我们开了个好头,回城路上看到成片的山莨菪,这种植物有意思的地方是,花苞和未授粉的花朵都是垂着头的,完成授粉后就仰起头来,雨水浸泡后,悄悄地散发出臭臭的味道。

山莨菪 Anisodus tanguticus

最后一个晚上了,夜观是必须要继续的,披(feng)星(yu)戴(wu)月(zu),见到了艾鼬、高原兔、狼等角色。

这次算是跟狼比较有缘,大的小的都遇到了。繁殖季节的若尔盖,也随处可见其它宝宝的身影,下一篇必须要讲讲它们的故事,且见《若尔盖进行曲·湿地幼儿园》。
 


注:继王朗之后,西南山地工作室与若尔盖湿地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理局合作,将在该保护区内开展为期一年的拍摄记录工作,后续出版《保护区植物图鉴》、《保护区脊椎动物图鉴》、《保护区科普摄影集》三本书籍(书名均为简称)。

自然 · 科学 · 创作
中国植物志
中国野鸟图库
中国观鸟记录中心
四川省林业厅
四川贡嘎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
四川卧龙国家级自然保护区
四川省唐家河国家级自然保护区
四川王朗国家级自然保护区
九寨沟自然保护区
四川省摄影家协会
四川动物
四川大学生命科学学院
中国科学院成都生物研究所
中国两栖类
湿地国际·中国
成都观鸟会
朱雀会
荒野新疆
康华社区发展中心
阿拉善基金会
创绿家
精嘉
博冠
jaket
安迪维特
InternChina
©2016-2021  成都山地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照片数:5889      视频数:14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