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文漫谈 Stories
在西部的高山上
2018年09月11日

作者:董磊


中国地势西部高东部低,西部的莽莽群山是地球上生物多样性最丰富的地区之一;丰富的生物多样性意味着这里的地理位置、气候、地形地貌和森林植被类型,甚至人文也是影响生物多样性的重要原因。


四川唐家河,高山草甸

四川唐家河,高山草甸


众所周知,低海拔的热带雨林和常绿阔叶林里,野生动物不管是鸟类,哺乳类还是昆虫,种类数量都是很丰富的;但是很多人认为的高山之巅,苦寒之地,无人区域,可能没有什么野生动物,而这种看法却是完全错误的。高山之巅,虽然受严酷的自然条件和食物资源短缺的影响,动物种类数量都不能跟低海拔森林中的动物相比,但是这里仍然是一个生机勃勃的世界。


西藏波密,冰川

西藏波密,冰川


就野鸟这么一个类型,为了适应高海拔地区的生存环境,也进化出了无数令人叹为观止的庞大种类。这些生活在高山上的坚韧鸟种,各自展现出它们独有的生存绝技:雪鹑和藏雪鸡擅于奔跑,喜欢隐蔽在地面的灌丛中,而很少飞行,还有着只以高山植物雪莲类为食的习性;粉红胸鹨学会了把巢建在草甸的地洞里,还把繁殖时间推迟到了7-8月的夏季;很多高山鸟类还有垂直迁徙的习性,避开最严酷的天气和繁殖期的天敌。


四川甘孜,贡嘎山主峰

四川甘孜,贡嘎山主峰


以青藏高原东端的横断山区为例,农区和针阔叶混交森林最高可分布到达海拔2800-3000米左右,从3000米的针叶林开始,人口变得稀少,气候变得严酷,就进入高山地区了;在4000米以下,阴坡的森林主要由耐寒的云杉、冷杉构成,阳坡面生长着高山栎和杜鹃花丛;海拔再往上就基本是灌丛啦,灌丛之上,不再有高大植物生存,4000-4500米海拔之间主要就是高山草甸了,这些高山草甸是我国著名植物绿绒蒿的家乡;海拔再往上,海拔越高,草甸越少,砾石越来越多,最后变成大片的高原流石滩,石缝之中只有像雪莲及红景天这类高山植物顽强的生存;海拔5000米左右是积雪线,这里基本上终年严寒,积雪不化,是号称生命禁区的永久冰冻带,但是这里居然还生活着大到藏雪鸡,小到领岩鹨这样的野生鸟类,更不要提那些飞行能力极强的雪鸽和红嘴山鸦了。


西藏,原始森林与白马鸡

西藏,原始森林与白马鸡



// 高山上的隐士


雉鸡类是鸟类中色彩鲜艳、非常漂亮的类型,不过这只是人们一般的看法;我国一共有62种雉鸡类,接近世界总数四分之一,是世界上雉鸡类资源最丰富的国家。不过色彩华丽显眼的雉鸡类基本上都分布在低海拔区域,像几种长尾雉都是生活在常绿意盎然而又温暖的阔叶森林里,其中虹雉是高海拔鸟类中色彩鲜艳的特例,在严酷高山地区中高山草甸之上,几种生活在极高海拔的雉鸡类无一不是以灰暗的保护色为主。


高原山鹑 Perdix hodgsoniae

高原山鹑 Perdix hodgsoniae


以四川卧龙自然保护区为例,河谷阔叶林一带海拔2 000米左右,这里有漂亮的红腹锦鸡和红腹角雉;海拔提升到3000米的灌丛和针叶林区域,可以找到白马鸡和血雉;海拔上升到3500米的高山草甸,就是针叶森林的最后区域,能看见极其鲜艳的绿尾虹雉。


血雉 Ithaginis cruentus

血雉 Ithaginis cruentus


再往上一直到哑口处,就是常年积雪覆盖的区域,只有夏季,才会展露出嶙峋的乱石,这里气候严酷而萧瑟,除了偶尔掠过的高山兀鹫和胡兀鹫,似乎是生命的禁区,但是这里其实一直隐居着最坚韧的鸟类。


高山兀鹫 Gyps himalayensis

高山兀鹫 Gyps himalayensis


它们行踪隐蔽,所以很难被发现,它们毛色和花纹都极像石块和泥土,如果不活动简直就是石堆中的一块;它们的食物甚至都进化为只吃雪莲这一类高山植物;它们是雉鸡类里最了不起的高山之子。

卧龙巴郎山垭口地区海拔4000-5000米,这里有两种高山雉类——藏雪鸡和雪鹑。两种高山雉鸡体型都不算小,因为定居在高寒地带,体型大些有助于保暖。我曾经在5月份去寻找过藏雪鸡,因为那是繁殖季,雄鸟会在自己的领域里高声鸣叫;如果它们站在草地上那就比较明显;在乱石堆里就难寻找了,往往用望远镜寻找它,看得头昏眼花都只是看见大大小小的石块,有时偶然一瞥却突然发现一个脑袋从石堆里伸出来正好奇的看着你呢。明明是非常平坦一片草甸,藏雪鸡如果想要躲避,只要快步疾走几下就消失了,就像像变魔术一样,可见它们的保护色是多么有效。


藏雪鸡 Tetraogallus tibetanus

藏雪鸡 Tetraogallus tibetanus


雪鹑和高原山鹑跟藏雪鸡保护色不同,但是效果却一样出色,在川西到西藏的很多区域,这几种高山雉鸡其实就在同区域生活,因此它们的毛色也是对生活环境的一种适应吧。


绿尾虹雉 Lophophorus lhuysii

绿尾虹雉 Lophophorus lhuysii


高山上的雉鸡类里,虹雉类却是跟上面几位隐士完全不同的外观。特别是我国特有鸟种:绿尾虹雉,在川西就生活在藏雪鸡的海拔线下缘,有时会出现在同一片区域;而绿尾虹雉的雄鸟可是有个很华丽的名字叫“十段锦”,他的体型很大,在整体金属光泽的蓝绿色中,夹杂着黑色、白色、橙色等鲜艳颜色,仿佛彩虹一般斑斓。同样都在高山生存,虹雉和隐士们选择了完全不同的生存策略,大自然因此而更加丰富多彩,令人赞叹。



// 草甸上的小鸟


高海拔的草甸上,很容易看见一类小型的很活跃的小鸟,这些小鸟体型不大,毛色一般很黯淡,间或有些棕色褐色杂纹,使得它们进入草丛就消失在人们的视线里;但是仔细观察的话,这些长相相似的小家伙们其实还是有很大的差异,尽管它们共享着同一片草地,但其实它们各自的食物和生态位还是有一定差别。让我们来看看几个典型的高山物种的代表名字:粉红胸鹨,领岩鹨,红腹红尾鸲,短趾百灵,褐背拟地鸦,黄嘴朱顶雀和红眉朱雀。
 

粉红胸鹨 Anthus roseatus

粉红胸鹨 Anthus roseatus


粉红胸鹨顾名思义是一种胸前毛色粉红的鹨,只是这种粉红色是代表繁殖期的羽色。粉红胸鹨繁殖选择在高海拔的高山草甸上,而且繁殖期推迟到了夏季。


今年夏天,当我们在四川唐家河国家级自然保护区海拔3200米的草甸上拍摄绿尾虹雉的生活时,正好粉红胸鹨正在养育小鸟,照片上的鸟巢可以看出是筑在阳坡的草丛中,在云杉林的林线之上,虽然已经是7月底,巢里的几个小家伙肉嘟嘟的,只长出些绒毛,显然出壳还不太久呢。


领岩鹨 Prunella collaris

领岩鹨 Prunella collaris


岩鹨虽然名字中有一个“鹨”,但其实是完全不同的另一类鸟。领岩鹨的英文名字中有个Alpine,意思就是高山,事实上领岩鹨确实喜欢生活在高山草甸到流石滩的区域,这里一般都靠近公路的垭口位置;比较奇特的例子是台湾岛上也有领岩鹨,不过也生活在岛上海拔最高的阿里山地区。


红腹红尾鸲 Phoenicurus erythrogastrus

红腹红尾鸲 Phoenicurus erythrogastrus


红尾鸲在中国分布非常广泛,不过有几种只在高海拔地区生活,其中最极端的就是红腹红尾鸲了。这种红尾鸲明显比同样分布在高海拔区域才有的白喉红尾鸲和赭红尾鸲体型大不少,甚至我们几次观察到它的地点海拔无一不是至少4000米左右的地区;在夏季的川藏公路的几个垭口,红腹红尾鸲正在换羽,而我们在冬季四川甘孜州见到它们时,就可以看见整齐光鲜的典型羽色了。


地山雀 Pseudopodoces humilis

地山雀 Pseudopodoces humilis


地山雀Pseudopodoces humilis,以前叫褐背拟地鸦Podoces humilis,但为了适应高海拔草甸的生活,这种山雀可是和它低海拔森林里的众多亲戚的长相相差实在太远;而因为其长相更像地鸦,所以被认为是拟地鸦类,不过它们喜欢蹦蹦跳跳地走路,它们用长嘴东挖西掘的姿态确实很像新疆和青海的地鸦。


黄嘴朱顶雀 Carduelis flavirostris

黄嘴朱顶雀 Carduelis flavirostris


百灵、云雀、朱顶雀、雪雀和朱雀的雌鸟,这些雀形的小鸟长相确实相像,个个都是普通人概念里的“麻雀”。在青藏高原它们确实也经常一起混居在一片草原上,成群结队的活动,中国最常见的树麻雀也喜欢跟它们混着,相比之下,树麻雀更喜欢靠近村庄和人一起生活,所以更为人类所熟悉。小型鸟类成大群一起活动,可以互相提醒警惕敌人,多一双眼睛多一份安全,毕竟草原上猛禽类也多着呢。


角百灵 Eremophila alpestris

角百灵 Eremophila alpestris


高山草甸视野开阔,一览无遗,所以像拟地鸦,雪雀和百灵都学会了利用鼠兔和旱獭打的地洞筑巢,甚至直接跟鼠兔一起生活在一个洞里,就是所谓的“鸟鼠同穴”,中国古人很早就观察到了这个有趣现象,因为《山海经》上就记载过鸟鼠“同穴止宿”。



// 以水为生


高原日照充沛,一般给人的印象是荒芜干燥,但实际上高海拔的雪山冰川是所有大江大河的源头,在高山草甸之上,尽管终年寒冷,空气干燥,但是湖泊星罗棋布,仍然存在大片的重要湿地。有湿地就有生命,大量的鱼类昆虫和两栖爬行类也吸引了水鸟们前来。


四川若尔盖,花湖湿地

四川若尔盖,花湖湿地

中国唯一高海拔生活的鹤——黑颈鹤,跟高原黄鸭——赤麻鸭一样,夏季在高山湿地繁殖,养育后代;秋季踏上迁徙之路,回到稍低海拔的温暖南方越冬。夏季的高原湿地,水草丰美,食物充足,地广人稀,最适合养育下一代,因此川西北若尔盖高原湿地,一直是黑颈鹤们的重要繁殖地。


黑颈鹤 Grus nigricollis

黑颈鹤 Grus nigricollis


每年7-8月,一对对成年鹤会选择被沼泽环绕的突出草垛筑巢;巢很简单,成年鹤将草丛中间压扁形成一个干燥的凹形,周围的水域形成的天然屏障能够把牛羊及潜在的天敌赤狐隔离起来。一对鹤一般产两枚蛋,蛋上会有黄色和绿色的花纹,幼鹤孵出就能跟随着成年鹤觅食,它们必须迅速长大,因为夏季十分短暂,入冬之前就必须跟随父母飞向千里之外的云南大山包和贵州草海越冬了。


红嘴鸥 Larus ridibundus

红嘴鸥 Larus ridibundus


鹮嘴鹬 Ibidorhynha struthersii

鹮嘴鹬 Ibidorhynha struthersii


说到高海拔生活的水鸟,不得不提到长相特别的鹮嘴鹬。鸻鹬类以东部沿海种类最丰富,在迁徙季节的北戴河等沿海重要湿地,每天能看见几十种鸻鹬。高海拔的西部地区鸻鹬类就少许多了,这里面最特别而又最美丽的还是鹮嘴鹬。鹮嘴鹬的脸上和胸前各有一个象征性的黑斑,红嘴红眼,给人印象深刻同时又有种非常诙谐的视觉效果。我们又一次在四川甘孜州新都桥,隔着小河看见对面一群约30只鹮嘴鹬在休息晒太阳,温暖的高原阳光下,这群黑脸弯嘴的小东西让人由衷地感受到高原上生命的脉动。


普通秋沙鸭 Mergus merganser

普通秋沙鸭 Mergus merganser


高海拔地区绝并不是生命的禁区,这里还有大量的野生动物顽强地生活在这高寒低氧的高山深处,让我们为它们祝福吧,愿它们永远幸福地生存下去。




--完--

(本文首发于《中国鸟类观察》第117期-西南山地专辑)

自然 · 科学 · 创作
中国植物志
中国野鸟图库
中国观鸟记录中心
四川省林业厅
四川贡嘎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
四川卧龙国家级自然保护区
四川省唐家河国家级自然保护区
四川王朗国家级自然保护区
九寨沟自然保护区
四川省摄影家协会
四川动物
四川大学生命科学学院
中国科学院成都生物研究所
中国两栖类
湿地国际·中国
成都观鸟会
朱雀会
荒野新疆
康华社区发展中心
阿拉善基金会
创绿家
精嘉
博冠
jaket
安迪维特
InternChina
©2016-2021  成都山地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照片数:6402      视频数:1399